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揭开广东省陆丰市纪委为何要追查一起缉毒干警的黑幕

  
  揭开广东省陆丰市纪委为何要追查一起缉毒干警的黑幕


  本文当事人叫姜振全,男,汉族,中共党员,广东省陆丰市公安局甲西派出所所长。1992年参加工作,战斗在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分子,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第一线。

  让我们将时间的指针拔回到2013年11月14日。姜振全那天参加一个朋友聚会,突然接到顶头上司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郑海陆打来的电话,要求姜振全到他局长办公室去。随后,陆丰市纪委来了几十人带走了姜振全。接着,姜振全开始了二年的噩梦。

  还原案发前:
  姜振全担任陆丰市公安局甲西派出所所长期间,怀着极大的热情,一直战斗在公安工作的第一线,冒着生命危险,长期与各类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在甲西派出所任职期间,查处涉毒案件数十宗,抓获吸毒人员数百名,积极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工作任务,全局公安干警和广大的人民群众有目共睹,促进了当地社会治安的好转,遏制了毒品的漫延。但是,姜振全却得罪了与制贩毒分子有“关系”的某些权利人物,成为某些权利人物的肉中剌,鸡蛋里的骨头。
  可是,就在姜振全大展身手的时候,一封举报该所几个民警“受贿”的举报信寄到了陆丰市纪委,而在举报信中却并没有举报姜振全。作为所长的姜振全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却一无所知。不久,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姜振全受到审查。很快,海丰县人民检察院对姜振全提起公诉。
  很快,海丰县人民法院对姜振全作出了有期徒刑二年的判决,其所依据的证据主要是在该案中,当晚在场及所谓知情人员的证言,就认定姜振全犯受贿罪,首先,姜振全不构成受贿罪共犯,其罪名认定明显是错误的。按照犯罪构成理论,该案在该所民警尤振果跟其他民警与村干部谈妥,索要3万元保证金的决定时,已经完全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在姜振全知晓前索贿已成事实,其犯罪行为已经构成。而法律规定,要构成共犯需要有共同的犯意,姜振全虽然接受了民警分给他的4仟元,但并不知晓此事。而且姜振全一直认为该钱是村干部送给派出所的慰问金(有当事人蔡汉武的证人材料)。因此姜振全并不构成犯罪,更不可能成为共犯。其次,在该案中姜振全并未起到主要作用。
  该案多名在场人员的证言显示,当晚是尤振果最终决定让村干部交3万元担保回去,证言中有人问尤振果:“要不要向姜所长汇报?”,尤振果回答:“姜所长,是我的事”,且尤振果在放走三轮车时,只是向姜振全汇报查明三轮车无事,这足以证实姜振全并未参与索贿过程,该案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是尤振果。姜振全只是作为单位领导在收到慰问金时,对工作积极的民警给予慰劳,为何要认定为是主犯?第三,证人证言没有说服力。在证人证言中,(1)从李飞象的笔录中,明显的反映出了是在纪委调查时,受到威逼所说出来的猜测语言,而一审法院却把它当重要证言来作为依据。(2)从蔡汉武的证言中也多次反映出该3万元是送给派出所的慰问金,而从蔡汉武所说的该钱“既是,又不是”(谈条件的钱)的话中更可以看出,姜振全是不知情的,而且更可以认定:姜振全认为该3万元是慰问金,是对的。第四,认定姜振全收贿3万元是错误的。该案中姜振全对尤振果等人的索贿行为亳不知情,其中有1万元用于单位的集体开销,姜振全也根本不应该对3万元承担责任,而姜振全实际收到的4仟元,在法律上也达不到受贿重罪的量刑要求,也不应承担刑事责任。而人民法院在第一审和第二审,同样认定并对姜振全追究其刑事责任。有事实证明,有幕后人在给法院的人施压,如此明显的做法有些耐人寻味,幸运的是:姜振全幸亏没有“突然生病”死在监狱里。这么多年来,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不断在加强,法律也在不断的完善。笔者有点迷茫:为何还会发生冤假错案?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从姜振全一事来看,有人在以权代法,为达到见不了阳光的目的,仗着权利,也仗着陆丰这个地方天高皇帝远,“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心态,颠倒是非,设计陷害坚守岗位,恪尽职守的一名公安干警,答案就是:谁打击了坚定立场的缉毒者,谁就保护了制贩毒者!一代伟人毛泽东告诉我们: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编辑 彭 刚 陈晓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