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论坛 > 正文

[法律杂谈]珠宝工人“黑名单”侵权案二审三次庭审

广州市珠宝工人“黑名单”名誉侵权于2010年5月13日上午10:00在广州市中级法院二审第三次开庭、当庭原告(工人)也申请了目击证人出庭作证,也证明了黑名单存在的事实,但目前法院还需要调查一些相关的证据(包括做录音司法鉴定等)、可能6月判决!---------广州珠宝工人“黑名单”名誉侵权案于 2010年3月8日下午14:15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广州市越秀区仓边路28号)43号民事庭开庭审理,审判长宋洁玲当庭宣布择日判决。在珠宝行业已做了10多年的我们,因向厂方讨要合法权益未果后离职,不料竟被赶进一条“死胡同”: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多次应聘,几十家珠宝厂居然没一家肯录用我们。后来得知,我已被工厂列入了“黑名单”,并通过行业协会传达给了所有厂家。我们在这份黑名单的其中一页,其上榜的理由是“挪用员工签名,要求公司给予经济补偿,职业道德沦丧”。我们这份黑名单上至少有数十人,我们找工作时无一例外全部被拒之门外。我在番禺珠宝行业已干了10多年,去年12月离职之前是执模部主管,他们也是其它部门主管。“去年因加班费和社保费的问题,与厂里发生了矛盾”。我们厂去年底开始,厂里开始裁员,本来700人的厂到现在剩下不到300人。金师傅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采取单独“放假、培训、DV拍摄、降薪、警告”等各种手段,比如我们若不“听话” DV贴身“伺候”,“金师傅首饰有限分司[莱莉首饰第一分厂]发展起来了,就觉得再雇我们这些老员工成本太高了。但炒掉阿军的话按规定要赔3个月工资,一万多元。”就像我们厂镶石部主管阿军,金师傅(亚洲)首饰有限公司[莱莉首饰第一分厂]突然通知他,希望阿军“辞职”。阿军表示不能同意后,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便不再允许身为镶石主管的阿军进入生产车间,而是让阿军去和保安一起参加“培训”。在当了一天保安之后,厂方将他进一步隔离起来:“厂里派人拿DV一直拍阿军,只要阿军稍有动作,哪怕起来上个厕所,他们就说阿军是怠工。” 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对阿莉、阿晓等大部分工人都是利用相同方式逼他们自愿辞职,现阿莉等大部分工人被迫已采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以规避解除合同应付的补偿。为了争取自己应得补偿金和社保费用、我曾和工友们一起将工厂的问题反映到劳动部门,也正因如此。直到最后,我和其他工人不得不离开工厂,大部分人至今没有拿到补偿。与我同一批离职的阿辉和阿建等也都有类似遭遇,我们都尝试过寻找新的工作,但是每次见工时,发现用人单位都对我们“知根知底,有些工厂一看我们的身份证就直接下了“逐客令”。“我们最近才知道,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已将我们这些工友列入了黑名单,并传真至厂商会,厂商会又将这些名单发给了各个工厂”。我想办法弄到的一张“黑名单”复印件,这份黑名单开头写着“金师傅珠宝首饰厂送往珠宝商会黑名单”登记日期为2009年1月3日,上面有我们的姓名、性别、身份证号、身份证地址和原来所在部门。在“事件”一栏中,厂方对此四人“上榜”的解释是:“为达到离职后获得经济补偿的目的,离职前利用职务之便以其他理由欺骗员工在白纸上签名,离职后挪用员工签名以全体员工状告公司为名”要求公司给予经济补偿金,现正仲裁排期中,职业道德沦丧!”我们在找工时的谈话录了音和拍了视频,从录音和视频中明确地听到,三和首饰厂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说:你已在厂商会的黑名单上了,我们公司对所有在珠宝商会黑名单上的人,一律不招聘。”与我同在黑名单上的其实几位工友,都已因实在找不到工作离开了广州,现在只有我和阿艳还在无奈地坚持。太可怕! 这样的黑工厂、黑心老板、奴隶式管理? 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至今(2010年1月14日)没有帮任何工人买社保,进时必须交“押金”(“预付伙食费”)500元,后每月发工资的当日扣100元,直到扣完1000元为止。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在我们进厂前承诺包吃,所受取“押金”(现在已改为“预付伙食费”)到离职时全部退回。可恶的是到了离职的那天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就以扣伙食费等为名连当月工资和”押金”1000元扣得一分没剩,只有阿晓拿仅剩35元!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的员工上班时间更是奴隶般管理,自8:30上班到晚上21:00左右下班不得离开工厂(自己的工作车间),员工上班时间要上厕所和下班都必须由工厂保安搜身检查方可离开。员工上班时间要上厕所时一定配带《离岗证》,每个车间仅配一个《离岗证》,有时多几个人上厕所就只有等、忍、忍吧!发现没有配带《离岗证》者,每次罚款50元,金师傅(亚洲)首饰厂[莱莉首饰第一分厂]的《员工手册》更是罚款手法多多,可称为罚款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