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话实说 > 正文

有权人整人新方法

  
  
   三年前,我因为消费纠纷,得罪了安徽某市属企业的子公司的一位领导,从此,厄运降临了。当时,就有人
  
  公开地说,要把我逼得自杀。我心想,我虽然不能说是个百折不挠的人,也算个屡败屡战的人吧,怎么会自杀呢
  
  ?根本未当一回事,以为他们在说大话。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他们的能量真是惊人。没有
  
  经历过他们的迫害,你都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能在全国范围内对我打击报复。
          一。  下面我简单地说说他们整人的方法。
              事情从几年前说起,那时我在城乡结合部做小生意,一直关系不错的邻居突然把垃圾
  
  放到我门前,开始放到两家之间,然后,逐渐向我门前移动,几天后,就直接放到我门前,开始,他偷偷的放,
  
  后来,就半公开的放,开始几天,我没有说什么,默默的清理干净,大约十多天后,我无法忍受,就去问他,是
  
  否有什么误会?他说没有,但是暗示我,要我搬走。放在门前的电频车经常被破坏,晒在外面的衣服和鞋子常常
  
  被拉到地下,踩上很多脚印和泥巴,有时甚至被剪坏。有很多人向我吐口水,(吐痰和吐口水不一样,吐痰一般
  
  是先清嗓子,然后再吐出痰液,吐口水只有呸的一声)为了搞清楚吐口水是否针对我的,有时我故意跟踪吐口水
  
  的人,他们会再吐几口。当我睡觉时,楼上的人就猛敲楼板,有人还故意敲门,等你开门时,没有人。因为不断
  
  有人骚扰,我就搬到别的地方,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我只好关门,去打工。一开始,老板对我不错,几天后,
  
  就有人故意找我麻烦,目的就是要赶我走。当然,一次,两次
  
  ,你可以说是巧合,一个星期,一个月,你可以忍受,(我常常把垃圾拿到垃圾箱去)。而长期放垃圾,你必然
  
  忍受不了。如果你讲一句话,就上了他的当。他们会非常凶狠,因为他们就是要制造纠纷。从此以后,他们无论
  
  怎么放,我假装看不见。有人还在楼梯口解大便。住在楼上的,每天都在上面敲,有时声音就像在拆迁,半夜把
  
  你从睡梦中敲醒,敲到什么程度呢,原来质量很好的房子,敲到后来,楼板漏水。他们让我对面的人观察,我什
  
  么时候睡觉(熄灯),楼上的人就猛砸楼板。晒的衣服被子,被水淋,只要你晒被子,楼上的就把水淋淋的拖把
  
  放在那阳台上,那个位置正好能滴水到被子上。一次几次,你可以解释为巧合。长年累月你只能说是故意。小区
  
  的保安见到我,就故意吐口水,当然不是一次几次。后来,小区还组织了几个老太婆,在我的楼下,看到我在厨
  
  房的窗口出现,其中一个人就用手指着我,另外两个就吐口水。有的小区有男的参与。 我外出时,食物里放脏
  
  东西。小区楼道自来水表被砸,冬天水上冻,楼梯口很滑。楼道灯被搞坏。
            我在城郊接合部住在民房里,遭到的骚扰更多,晒的衣服常常被人放到地上,用脚踩了很
  
  多脚印,皮鞋被剪坏,被划很多刀,被子被烧几个洞,羽绒衫被戳几个洞,看到我睡觉,楼上和邻居就猛烈敲击
             经常有人跟踪监视我,(有业余的和专业的,长距离跟踪都是专业的,几个人同时跟踪
  
  ,一般人不容易识别)。特别是星期天,节假日(晚上更加严重),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只有搬家,从一个地
  
  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从一个城市搬到另外一个城市,从一个省搬到另外一个省,一共搬了几十 次,他们都能
  
  准确地找到我。但是,有两次例外。那两次我是从房顶上半夜逃走的,只带了一个小包。除了存折什么家具也不
  
  要了。那两次成功出逃后,没有任何人威胁骚扰我,也没有人跟踪监视我。一共有六个月,他们不知道我的行踪
  
  ,我过着平静的生活,后来,我去办暂住证,(是我自己主动去派出所办的,不是警察来要我办的),但是,没
  
  有想到的是,办暂住证几个小时后,那个公司的领导就知道了(我得罪的那个公司领导)。 从那两次半夜经过
  
  房顶成功出逃之后,以后我住的地方,我的邻居晚上睡觉都敞开大门,不管冬天,还是夏天,有的人家还有一两
  
  岁的婴儿,而且有的地方没有院子,(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进来)。
   
       
           
            
          二, 整人的途径: 
              
            半夜出逃后几个月的时间,没有人知道我的行踪,但是在我办暂住证几个小时后,他们(
  
  我得罪的一个市属企业的子公司的副经理)就知道了,我就有点奇怪,我问了有关人士,他们有的说,我被列为
  
  重点人口了,有的说,我被网上通缉了。我现在知道他们是通过居委会跟一些人打招呼,
              我一开始,认为就是人们传说的黑社会,心想,这黑社会,本事真大,我到哪里,他
  
  们都能找到我,什么人都听他们指挥,太恐怖了。后来,我讲给我一个同学听,他说,中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黑
  
  社会,就是黑社会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效率,能指挥全国的人跟你为难,一定是某些部门有权的人。我同学说是
  
  有权的人在背后操纵,我不是完全相信,为了寻找证据,我就跟一个好朋友说,让他找一个亲戚,我去住,看谁
  
  打招呼不让我住。果然是居委会的人!那么是谁命令居委会的人呢?因为没有证据,我就不敢说了。
              我怀
  
  疑福建南平杀害儿童的郑民生,他曾经遭遇的情况和我相似,过几天把证据写出来,有的人,遭遇这样的迫害不
  
  敢说出来,因为他们威胁你的小孩和亲戚家的小孩。(在Google上搜索“现代黑社会如何对付普通人”,“武汉
  
  一男子欲自断手指控诉软暴力”,这二篇帖子反映的情况和我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