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望“有关部门”知晓

  增加退休金就像低层收入人,望眼欲穿的甘霖,然而升退休费渐渐凝聚出的一张古怪的嘴脸,闪烁着浑浑沌沌的愚昧阴云,新疆克拉玛依采油二厂、退休工人刘宽元,1998年他一起退休时领一样的退休费几百人,几个月后别人拿到了4千1百多元,他比别人少领几百元,领3千多元,领了几年。这里面包藏的秘密,让底层人软弱无能的愤怒,升退休费实际是极度阴郁带嘲讽,闪烁着奥秘莫测的神奇,繁杂的腐烂龌龊的价值。
  别人退休费越升越高,新疆克拉玛依市采油二厂退休工人刘宽元越升越低,没升前的2017年8月前几个月领4390.20元,9月领4320元,2017年10月升工资后领4060.20元。升退休费后每月反而少领300多元。
  升退休费的腐败枝杈开辟出来的坦途,能使阴暗不可一世的骄横,世风日下,厚腐残民,腐败不光贪,还与退休金针尖碰麦芒,不捞且水火不容,然而在新旧交替的时代,胆大包天无所不为遭到全世界的鄙弃,总是混浊得屡见不鲜,混浊得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所以不难想象中国升退休费,该是何等混浊的。
  新疆克拉玛依市采油二厂退休工人刘宽元
  2017-10-10